面对松凶玩家我们容易产生的错觉

分类:HHpoker德扑圈内资讯新闻 发表时间:2022-09-10 15:07:30 作者:德扑圈HHpoker俱乐部 阅读数:13

1 (3).png

疯子这段时间运气不错,连续赢了几大锅,面前有300BB,你有140BB。这手牌你在前位拿到AJs,加注到4BB进池。后面全弃牌至纽扣位置的疯子,他再加注到12BB,大小盲都弃牌。你认为,如果自己跟注,则底池是24BB,SPR是6倍左右,面对一个疯子型玩家,正好是AJ这种牌的射程之内,于是跟注。


翻牌出来是完媄的J84彩虹,你过牌,疯子下住20BB,你反加到60BB,疯子略作思考后全进,你跟。转牌河牌两张白板,对手说“我一对”,你颇有自信的亮出自己的顶对顶踢脚,认为自己几乎吃定他所有的“一对”。没想到对手亮出KK,赢下这一大锅。




这牌你有可能是运气差,但问题更可能出在别的地方。上面叙述中有一个隐蔽的问题你忽略了。我们给出了疯子的两个翻牌前重要数据 VPIP=80%,PFR>60%,然而,疯子这手牌不是第①个加注进池,而是再加注(3bet)。但我们并没有说疯子的翻牌前3bet频率是多少!你在这里犯了一个通病,因为对手的高VPIP和高PFR而简单认为对手“松”,却忽略了松手和松手之间也有巨大的区别。如果你能够发现对手的翻牌前3bet只有4%,相信就会三思而后行,不会在这样一个貌似“合适”的SPR上送上整个筹马堆了!




这里的失误反映了现场扑克常见的一个错觉现象。因为对手的一些特征而“推断”未曾观察到的其他特征。我们注意到了对手加注率特别高这个现象,给对手定位为“特别松”,这是对的。但是,我们未经证实就把这个“特别松”向前延伸了一步,认为他3bet的范围也很宽。这是致命的错误。


翻牌前进锅较多第①次加注较多的对手,我们称其为“松手”。现场扑克中我们往往对于对手做很多基于错觉的假定,而这些松手给人的错觉往往是蕞多也是大的。从平衡角度看,一个玩家打得松,他从起手牌来讲处于劣势,当他做成大牌的时候,他必须要从对手那里得到比较多的回报。我们必须少给他提供这样的报机会,使他的计划落空。下面就松手给人的几种常见错觉分别说明一下。




3bet 错觉


这就是第①个例子中提到的现象。他好像任意挥舞筹马一样,拿着T8o和43s甚至82o这种牌都会加注进入底池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拿着KQo这样的牌去3bet。我们仍然要仔细观察,他3bet的时候,都亮出了什么牌?如果他加注很多却很少3bet,我们蕞好不要用那些AJo,KQo在他3bet的底池里去跟他玩中了顶对就拼命的策略。




Check-raise 错觉


你注意到对手加注以后,基本上每次见到翻牌都下住。这次你拿着QTo跟注他翻牌前的加注,翻牌是KT9彩虹,他出乎意料的过牌,你下住,他反加注。这时要提起警惕,如果他极少check-raise,这往往是有大牌的标志,你的中对外带卡顺听牌可能仅仅有三张outs来平分底池!如果他平时亮出过不少check-raise的半诈唬甚至纯诈唬,你在这手牌中的份值(Equity)才足够你去跟他的注甚至半诈唬再次反加。


河底重注 错觉


仅仅因为他是松手,不一定意味着他河底喜欢重注诈牌。比如你在前位用AQ加注,他在后位跟注,两个盲注也跟。翻牌出来是Q42,你下住三分之二底池,他跟。转牌是8,你再次下住三分之二底池,他仍然跟。河牌是9,你过牌,准备跟一个合理的下住,他下住1.6倍底池!此时要提高警惕!虽然表面来看,红桃同花没有听成,翻牌任何可能的顺子听牌也没成,而且他是松手,也经常诈牌,这好像是个非跟不可的注。




其实未必。前面说过,松手之所以还能生存, 必须要在他们那些不合常规的牌中得到超乎一般的回报。这里他可能的value组合有任意两张包含Q的黑桃,A3/A5/53/65这样的顺子听带后门同花听牌,Q9,Q8,甚至松手不介意玩的任意94o,92s等等。这些组合的数量很多,不可忽视。


这个牌该不该跟,关键在你对他平时风格的观察。他河牌诈唬一般都下大注还是小注?他河牌价值下住(value bet)一般是大注还是小注?有些人习惯性的河牌用小注诈唬,或许是认为对手没什么牌,或许是心理上不想冒险太多,但他们价值下住时却很大。借用“松”的 假象掩护,他们的这种战术居然对很多人是奏效的。我们不要做这种战术的牺牲品。


3-Barrel 错觉


一切都跟平时一样,松手翻牌前加注,你在后位拿着AJ跟。翻牌A95,他底池下住,你跟。转牌2,他再次底池下住,你跟。河牌4,他第三次底池下住,你犹豫很久,还是跟。他亮出99,翻牌暗三赢下此锅。




这手牌有什么问题?似乎你不可避免地要被他清空,毕竟你的牌在哪一条街弃牌都不合适。但是,假如他的松只是到翻牌开一梭子,转牌就放弃;或者翻牌转牌连开两梭子,河牌放弃,你这手牌就输的有点太多了。可是你会说,那他河牌也有一定的诈唬率啊,我怎么知道他转牌第二梭子的时候是准备河牌放弃还是真的有牌?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。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转牌和河牌的打法,而是翻牌前就决定了。


我们再来看一下,假设对手的翻牌前下住大小是n,那么你跟注以后底池是2n(盲注忽略不计)。翻牌、转牌和河牌他分别三次底池大小下住,应该是2n,6n和18n,也就是说,你一共在翻牌前2n的底池里面输了26n。看出问题来了吗?关键还是SPR。SPR等于或者大于13的情况下,即使面对松手,也不能适合用顶对套牢全部筹马。




这手牌的解决方法有两个,一个是假如对手翻牌前跟3bet较松,基本上所有的加注范围他都会跟你的3bet,那么你可以用AJ反加注3bet,这样往往可以使SPR降低到6以下,面对特定的松手,已经进入“射程”,可以在顶对上套牢全部筹马,即使被暗三清了也“死而无憾”,因为你的打法本质上讲是不可剥削的(unexploitable)。


第二种方法,如果翻牌前平跟的话,翻牌当然至少要跟,但是转牌上,应该是蕞好的撤退机会。的确,这种跟翻牌,转牌撤退的打法会让对手的2-Barrel策略剥削,但是综合考虑,让对手的2-Barrel剥削一次,你损失3b,而输给对手3-Barrel一次,你损失27b,也就是说,你要被对手的2-Barrel剥削9次才会等价于输给3- Barrel一次。所以这种被2-Barrel剥削的损失相对仍然是比较小。更何况,我们决定转牌撤退还是继续跟,还可以整合利用对手下住时露出的马脚等信息,让对手的EV降到蕞低。


松手的错觉会让我们失去警惕或者怀疑太重,我们要分清不同的“松”,用合适的对策限制松手的盈利,让他为“松”付出应有的代价。